★★★本站所有模板无需注册,可直接预览和下载★★★

从世界上最大的无人机公司离职是种什么心情

网站首页    从世界上最大的无人机公司离职是种什么心情

2019年的8月特别匆匆,在这31天里,我做出了非常多的选择。而在这众多选择里,最重要的莫过于——我从世界上最大的那家无人机公司离职了。

离职那天,再次回到曾经入职面试的地方;回忆种种,阳光里是当年的骄傲和当时的不舍。所有的情绪都迫切落实到文字中。

翻开日历,已是2019年9月。要为过去三年做一个review。

时光追溯2016年4月。那时候我刚从北京来深圳,其实特别不适应。这种不适应包括南北方人际交往的差异、气候的差异、市场的差异。所有不适应的结果是——家里蹲三个月,看上我的公司我看不上,我看上的公司看不上我。

在一个焦虑的下午,我收到了这家无人机公司的面试评测题。一轮评测通过后,还有二轮评测。两轮评测通过后,才有机会面试。一面顺利通过,二面的问题很犀利,通过。接下来,我入职了。

入职的第一天感觉特别棒!设计独特的工卡、全新的电脑、干净的座位,同事们整体颜值在线!新人培训的所有流程,让我速速的爱上了这里!

新人培训时,坐旁边的男生现在已是短视频行业的某位KOL;办公位的同桌是某行业的超级大V。在这里,能遇到很多牛X的人;从他们的谈吐里都能学到很多,这是我过往的职业经历里从未遇到过的,一下就爱上了这家公司。

逐渐发现,同事们大部分都是海归、985211。论出身背景,真的比他们差一大截,这件事使我自卑了很长时间。我只能非常努力工作去缩小这种背景差距。为了快速融入这个垂直小众圈子,我每天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无人机网站头条看一遍;每天下班把所有无人机微信公众号看一遍;工作时间要把负责平台里的所有问题看一遍,每天几千条。入职的前三个月,每天都是10点以后到家。

业余时间都用来跟用户聊天;花大量时间去研究用户关心什么,喜欢什么内容;用自己的钱去发红包、请用户吃饭;他们深夜剪完片子,会第一个发给我,问我的观后感;那时候思考的更多的是,如何能让用户通过我负责的平台成长为业内大V,然后更好的为这个平台产出内容。总之,一切为用户着想。

在哪里付出,就在哪里有收获。渐渐的,我的账号名在圈子内有了名气。普通用户喜欢和我互动,我也和种子用户们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。每位种子用户的作品风格、性格特征、星座等,都在我的脑子里。在新机发布需要用户评测时,总能找到最合适的用户来评测产出内容。

当然,刚入职的那一整年,我负责的这个平台流量也一路飙升。这和当时的产品发布战略有直接关系,和我的付出也有一定关系。那时候一心想着做出成绩。

可是做出成绩之后的结果是什么呢?当时平台流量很高,有人提出要把这个平台和公司内另一个有点同质的平台合并,我被划到另一个部门去做合并项目。但是去到那个部门后,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——没有市场资源、没有互联网资源。那时候,我负责两个平台的运营,累的像条狗。平台流量从那时开始走下坡路。再后来,主导合并项目的人不负责这个项目了,合并计划搁浅。我又被划到了另一个部门。当时体会是:这个平台可能是皮球附体了吧,被踢来踢去。

划到新部门后,一开始很不适应。这种不适应,就像换了个公司一样。而当时,个人生活压力也非常大,更无人诉说。工作和生活的压力,让我的情绪非常不好,这无疑给磨合期的我和新leader增加了更多摩擦。新leader向总监提出干脆重新招个人来做这个平台。我对这个提议非常失望,我能做出这个成绩,凭啥你一句话就否定?

总监找我私聊说她拒绝了这个提议,她还是希望我继续负责这个工作。从那以后,我认为这个总监是值得追随的领导;再后来的事实证明,我的判断是正确的。

当然这期间也出现了一些其他的事情,在此不细说。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
有个用户以发布谍照在圈子里出名,但这个用户也喜欢在我负责的平台发内容。因此我跟他会有一些日常聊天。而这种聊天,竟然被监控到,他们怀疑是我给这位用户透露了谍照。这件事让我非常寒心。

为什么呢?一是我一心扑在和用户聊天以及维护关系上,到头来被怀疑;二是人在江湖,做人不讲原则怎么混下去?我不会无知到做出给用户泄密的事!

再后来,有人向上打小报告,说核心用户都在我手里。同时期,某部门负责人派手下来把我维护的所有核心用户联系名单全部要走。那些用户,是我从整个平台里一个个pick出来的,付出了多少心血只有自己知道。那种感觉就像吃了苍蝇,根本就没有地方可投诉。

结果是,他把所有名单要走后,也没有把用户维护的很好。我把我的成果对他倾尽所有,他得了便宜还做不好,那是他没能力。

那时候我发现,在这里,工作做好了会被看成个人独权,做不好反而会被认可,僭越职责范围是常有的事。

但我还是爱这里,舍不得一走了之。我反复问自己,我爱它什么呢?我爱的是对产品本身的苛求,是激进的风格,是真诚的品质;我爱的是我负责的平台里,那些用户的真挚言论,爱的是他们用我们的产品用心捕捉的世界各个角落的美。

老板发的每封公开信,我都会认认真真看完,去理解他的思想;他在内部论坛推荐的书,我也每本都读。

可是那种我爱的无形的东西,都在渐渐消失。

曾经以为,只要一心付出就能收获认可,收获符合职能的薪水。事实收到的是不被信任,是怀疑。有时候还会嘲讽的想:也许在大老板眼里,我这等底层员工就是个一辈子打工的傻B吧。

当然还有很多让人伤心的事:一些真正做出成绩的、执行力很强的同事最后都寒心离职,没一个有晋升的。为什么优秀勤奋有能力的人在这里得到的是否定呢?难道都是员工的锅,和公司没有一点关系吗?

突然某一天,我抬起头,发现身边和我一起入职的人大都离开了。曾经一起战斗过的、通宵发布产品的战友们,都在聊天软件里变成了“已离职”。剩下的是带不完的新人,心好累。

再后来,我也提出了离职申请。3年零一个月,相当于一个中学时代。

搬砖的3年里,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同事,他们最后都转化为生活上的朋友。在他们身上,我学到了很多,比如说话的方式、做人的技巧,更重要的是志趣相投。

而这三年里,我也切实感受到了生活的冷与苦。好在都挺过来了,希望以后都是阳光。

我会带着你曾教会我的品质,继续做一枚搬砖的女民工。也希望你能越来越好,你的强大是我的骄傲。也许有一天我们还会重逢,但此时此刻,我们必须分开了。

千言万语汇成两个字:爱过。

最后,用一首当年在公司听到的感动我很久的郑钧的《极乐世界》结束我们之间3年的交集:

“我总有一种想为你而死的冲动
因为我不知如何才能把你打动
我们活着也许只是相互温暖
想尽一切办法只为逃避孤单”

本文摘自: 二三事的小怪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2019年9月8日 13:01
浏览量:0
收藏